歡迎來聊聊
zh-tw

理性與感性---要在上班時保持頭腦清晰很不容易。

2023-01-10
本圖轉載自品碩創新
本圖轉載自品碩創新

        我們在學校受教育時,不管數學物理或是化學課堂上,老師總是教導我們一切要按照科學的方法做事,要先假設再做實驗求證。從民國初年開始,胡適這樣的有志之士就呼籲中國人要學習西方的科學,要看數字跟實驗結果做判斷。

        但是百年過去了。不但中國人還是習慣攀親帶故跟著感覺走,在台灣大家都還是比較重視奇摩基(日語: 感覺)。更好笑的是,現在連中國人曾經稱許的西方頂尖學者,都發現其實西方人根本就沒有我們以為的這麼理性。

        2002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給心理學家康納曼。康納曼的主要貢獻在於發現人類做決策時的思考方式。從他的研究我們可以發現,人們在做決策時是不理性的,我們不會依照機率跟邏輯做判斷,我們受偏見跟刻板印象影響很大。

        所以不只是東方人,在科學進步的西方世界也是一樣。

        終究人是感情的動物,我們就是沒辦法像電腦那麼冷酷。

        我常常在文章裡提到人搞定了,事情就搞定了的觀念。但是事實上我最想說的是;大家可不可以像電腦一樣做事。長期在職場要擺平想法不同的各種人,實在讓我覺得很累又很浪費時間,相信很多朋友也都有跟我一樣的挫折。

        但是在協調各種不同意見時,也不能從一開始就堅持己見,這樣我也不無落入感情用事之嫌。只是在面對很多顯而易見的選擇時,不管是多數人都已經有共識,或者是條列式的清楚列出優缺點,還是會有人不是提出讓人傻眼的疑問,就是既不質疑也不做決定,你幾乎都可以看到在他們頭上搬演的小劇場。

        法蘭克不是生來就理性的人。青少年時期愛好文學的我,滿腦子都是詩詞歌賦跟浪漫的愛情故事。我是在職場被磨練很久以後,才發現按照邏輯做事比較有效率也比較不會出錯,還可以節省我許多的工作時間,才逐漸養成工作時切換理性模式,把我腦袋裡的浪漫想法收在一邊的習慣。

        但是就跟我在「切換」一篇裡所寫的一樣,對於一般人來說,要在下班之後把心情調整為居家模式很不容易,要在上班時保持頭腦清晰也很不容易。

        就像康納曼的研究顯示,我們對於很多場景,會以過去類似的場景來做推移,因而形成我們眼下判斷的成見或是刻板印象,忽略了時空不同或者事件性質的不同。我們可能因為過去遭責罵的影像,或者失敗的經驗而遲疑不定。

        我們也可能受到當下情緒的影響。比如最近父母吵著要離婚,比如兄弟因為犯罪入獄,或者愛人最近跟自己冷戰等等因素,導致我們做判斷時無法專注。只能說我們是人不是機器,我們無時不在受到生理心理因素的左右。

        很多人誤以為自己能夠很精準的掌控自己的思想。有一個許多人都有的經驗告訴我不是這樣: 我常常無意識的會想起一個數十年不曾聯絡的人,我這一生可能也都不會再跟這個人聯絡,但是我就是沒來由地突然想起這個人。

        我問過很多朋友,大家都有過同樣的經驗。我因此對自己的腦袋沒有絕對的把握,因此相信佛洛伊德所說潛意識的作用。這是我一直耐著性子跟人溝通的最重要原因,雖然常常討論了半天結果都是一樣,我還是不確定自己一定都對。

        雖然身而為人很難不受情緒左右,但是我們還是要找尋平衡的方法,要不然老是在工作上被理性感性交叉干擾,我們會經常陷入混亂無所適從。根據我自己的經驗,關於理性感性的選擇,我給你的建議如下:

  • 培養理性能力: 你還是要不斷強化自己依數字依邏輯判斷的能力,要假設自己如果是電腦,會如何做判斷如何做決定,培養理性思考的能力。
  • 保留彈性空間: 就像科學家小心求證一樣,就像法蘭克不確定自己都對一樣。你要在別人提出強力反證時欣然接受,不要當一個固執己見的人。
  • 適時運用感性: 認知"人搞定了,事情就搞定了",對我來說是一段煎熬的轉變過程。很多事情明明道理清楚邏輯清晰,但是掌握權力(主管or客戶)的人不能接受,你堅持了半天只會換來挫折,常常要動之以情才會有用。

        再說有些影響很小的事,即使做錯了也不會有什麼嚴重後果,你就無須凡事據理力爭凡事強出頭。有時候在小事退讓,會換來在大事的成功。

        有些人就是死要面子。

        在討論完處理公事應該有的態度之後,我們再來談談關於感性的部分。

        在職場上除了冷冰冰的公事以外,大家也都知道人際關係很重要。雖然我們也都知道在職場上不容易交到真心的朋友,但是基本的禮貌跟同事情誼還是要維持。在跟別人和諧相處甚至合力工作的背後,感性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。

        同事急著回家帶發燒的小孩去看醫生,但是手上的工作很急不能離開。坐在一旁沒事可以幫忙的你如果不願伸手幫忙,那還真是冷血無情喪盡天良。

        維修網路線的廠商拉線拉了一半,忽然接到手機通知老爸昏倒急著趕去醫院,你卻堅持要他把線拉完才能離開。這時你可以看到旁邊同事的眼神,大概都恨不得拿起電話桌機,砸向你這個沒人性的傢伙。

        有人看到總務小妹在茶水間裡偷哭,問了才知道她的阿嬤早上過世,這天全辦公室的人看到她都紛紛慰問。你下午跟她擦身而過五次,卻連一句話都不肯說。下次如果她有機會倒水給你喝,不在水裡吐口水就太對不起你了。

        先學做人再學做事。

        我們離開家到了社會,自己就在芸芸職場上扮演一個角色,身邊的人都在看你如何演出。一個冷血無情對人毫不關心的人,會在職場工作順利實在是匪夷所思。不管你有多麼不滿多麼不如意,都要扮演出你身而為人的基本特質。

        有人說左腦管理性右腦管感性。要在理性感性之間切換需要長久不斷的練習。不管你在需要理性時感傷滿懷,或者是在需要感性時冷血無情,都會讓你在職場上陷入錯亂錯誤不斷。

        透過不斷的練習,你才會漸漸熟悉理性與感性的交互運用,在應對職場環境時更加得心應手,才能夠優游自在的穿梭在人腦與電腦之間的職場叢林裡。


延伸閱讀::

·1. 決策的理性與感性---遠見

https://www.gvm.com.tw/article/7888

· 2. 心理學家的觀察: 公司裡的四種人,最累的是這種---經理人

https://www.gvm.com.tw/article/7888